悠月迷失在蝙蝠洞

這裡是灣家的悠月(・∀・)
目前在DC家的知更鳥巢裡打滾,Marvel家則是躺在蛛網裡,歡迎拍打餵食(?)
比較常出沒噗浪:https://www.plurk.com/the_ice
歡迎留言或私信也歡迎到我的噗浪找我:)

You are the best thing

*Super Family+Parksborn

(Avengers+The Amazing Spider-Man)

*參雜一些其他Marevl電影

*有稍微改動一些時間方面的情節

「你在看什麼?」

洗過澡後肩上掛著毛巾帶著水氣走出浴室,看見Steve坐在沙發上抱著一本厚厚的書在看,嘴角還微微上揚。

「我們結婚典禮的照片、Tony先把頭髮擦乾。」

先扁了扁嘴再狡詰的眨幾下長睫毛的眼睛:

「啊!」

這個老玩笑也只有老人家會被騙,趁著Steve朝他剛才指的方向轉頭,眼明手快的搶過那本相簿然後一屁股坐進對方懷裡。

對這樣的行徑也見怪不怪了,如果是他們還沒結婚之前他一定會先唸幾句,然而孩子都快讀小學的現在,他只是露出無奈的笑容開始幫懷裡的人擦頭髮。

「我記得這張。」左上角的相片中,穿著紅色小禮服的女性以及站在一旁與她神似的男子「這其實不是手晃,是那小子把想吃他妹豆腐的人推開。」

「Maximoff雙胞胎那天幫了很多忙。」像是阻止了一隻喝掛的浣熊想開槍掃射「不過後來就沒看到Quill*,是身體不適嗎?」

他就是想吃Wanda豆腐被她哥扔到垃圾桶的傢伙。Tony沒說出口。

*Peter Quill A.K.A 星爵

「Natasha穿婚紗超性感。」吹了個口哨「你到底是怎麼說服她穿上的?」

「婚禮總要有人穿婚紗,我當初是這麼說的。」

雖然她當時還很壞嘴的回了一句:『我這個伴娘就勉為其難的完成這個老古板的夢想。』

「然後完全沒提到伴郎是你最好的朋友?」

「沒有跟她溝通是我的失誤。」

關於『掰掰比基尼』的仇讓他們的伴郎伴娘差點在婚禮預演時大打出手。

「Thor本來打算穿他們的禮服參加,謝天謝地他有個地球人女友。」

「謝天謝地你有讓Potts參與婚禮準備。」

兩人相視而笑。

「對了,你怎麼會拿這個看?」

「因為Peter今天問我結婚是什麼。」

一提到他們家可愛的小傢伙就滿臉笑意。

「你怎麼回答?」

「這個嘛…」

他說結婚就是相愛的兩個人決定要在一起,不管一方生病、受傷、衰老直至死亡都有對方陪伴著,而他決定跟Tony結婚是因為他能在每一次Tony失落的時候拉一把、在Tony每一次做惡夢的時候泡一杯熱可可,相對的他也知道Tony會把天才腦袋發揮到極致只為給他最好的一切。

即使他們為理念不同爭吵最後也能和好。

能擁有Tony是最美好的一件事。

但是,他實在不好意思在本人面前說出來。

「啊,這麼晚了,該睡了。」

「等等、Steve?你這樣是逃避問題吧?」

「明天還要帶Peter去遊樂園,早點睡。」

「噢,Steve--我真愛你。」

「我也是。」

「那可以告訴我嗎?」

「晚安,Tony。」


***


這真的是個意外中的意外。


他從沒想過會再遇見Harry,還是在這種尷尬的場合。

倒不是說Harry不會來星巴克買咖啡,而是他無法解釋自己在星巴克打工這件事。

首先,身為富可敵國的鋼鐵人的獨子,照理說要什麼有什麼,就算想下場鈔票雨他親愛的爹地大概連眉毛都不會動一下,可能還會問要撒面額多少的。

幸好有他另外一位父親的教導,讓他知道想要一台新相機的時候,應該是自己想辦法去打工賺錢。

雖然不介意Steve知道,可是有不小心透露給Tony的可能,就沒特別告知自己除了當超級英雄以外還在連鎖咖啡店打工。

不過,他不確定Harry會不會認出他是Peter,畢竟為了能在這裡打工他花了一番功夫在變裝上。

「您好,請問需要什麼?」

墨鏡後的眼睛眨了眨,遲疑了一會兒才說出要多點糖的美式咖啡。

在製作咖啡的途中能感覺到Harry時不時飄來的目光,讓他不專心到跟他一起當班的同事用手肘撞了他好幾下。

「祝您有愉快的一天。」

接過咖啡的Harry似乎還想說什麼,可是當他再回過頭去,站在櫃台的已經換成另一個女孩了。


對Peter而言,Harry是他童年中重要的朋友以及無法言說的遺憾。

他們在上小學前就認識了,在一場不有趣的大人派對裡遇見了跟他一樣感到無聊的孩子,沒一會兒就牽著對方的手到處跑。

後來Peter知道Harry的母親早逝,而父親常因為工作沒有時間照顧他,所以經常邀他來大廈玩。

讀同一間小學,共享第一個秘密。希望Peter有良好讀書環境,Tony和Steve把Peter的身分資料改寫,除了校長和老師沒有人知道他就是鋼鐵人與美國隊長的孩子。

之後的秘密不外乎是對某人惡作劇或相互掩護闖下的禍。

但就在要上國中時,Harry被送去國外的寄宿學校。

Harry離開的那一天他們都哭得很慘,說好要寄信給對方。剛開始的一個月還有回信,之後頻率漸少就再也沒有對方的消息。

沒想到會在這種情況下再遇見他。

Peter想問他是否還記得那個帶著愚蠢牙套的男孩、是否還記得他們共有的那些小祕密、是否還記得他臨走前的約定。


幾個來自神盾局的任務讓他不得不把打工時間向後調整,再一次的下午班已經是半個月之後的事情了。

然而同事們眉來眼去讓他摸不著頭腦,直到某個人推開門。

「歡迎光臨,請問需--」

「Pete.」

Harry認出他來了,Peter連眨眼都不敢眨等待對方接下來的話。

「我還是你生命中最美好的那件事嗎?」

最美好的--Peter想起來了,在給他的最後一封信裡寫了一些曾經從父親口中提到,關於結婚的事。

『雖然結婚對我們來說還很遙遠,但是Harry遇見你是我生命中最美好的事。』

「我的天啊,你為什麼還記得?」

挑起眉,Harry還在等回應呢。

「你當然是。」

看來他的生活除了上學、當超級英雄跟在咖啡店打工以外還得多挪出時間給『最美好先生』了。


评论
热度(32)
©悠月迷失在蝙蝠洞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