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月迷失在蝙蝠洞

這裡是灣家的悠月(・∀・)
目前在DC家的知更鳥巢裡打滾,Marvel家則是躺在蛛網裡,歡迎拍打餵食(?)
比較常出沒噗浪:https://www.plurk.com/the_ice
歡迎留言或私信也歡迎到我的噗浪找我:)

<We are family>爭吵

*這是CWT40預計的新刊內容之一
*Super Family+Parksborn(MCU+TASM)




Peter從很小的時候就知道自己肩負著重責大任──拯救世界。

最主要的作為就是平息父親們的爭吵。

一邊是揮動手臂穿上飛來裝甲的鋼鐵人、另一邊是執起盾牌的美國隊長,只有身為兒子的他才能不怕被任何一邊的怒火波及並讓兩人放下武器談和。

 

聽說他第一次阻止他們是在他還是個小男孩的時候,當時的情況他自己也不記得了。

Natasha和Clint(加油添醋)的轉述,似乎當時他們是因為Tony發明的保母機器人起了爭執。

 

宣稱Nancy(機器人的名字)也能顧好孩子,Tony把所有功能都展示一遍,從泡牛奶到哄孩子睡覺。「的確,她能完美的做好『被設定』的功能。」Steve打量著外表跟真人幾乎無二的保母「你無法知道什麼時候會有什麼特殊狀況出現。」

「所以我有通報系統,會直接連到你跟我的通訊器。」

科學家自滿的說著。

「如果Peter只是需要我們的擁抱呢?」

Tony當然懂Steve的疑問背後想表達『機器人無法給予情感』,他自嘲的哼哼:

「比起隨便請的保母其實是殺手好多了。」

當然Steve也是明白Tony比起人類更相信機器不會背叛。

雖然自己沒有任何養育孩子的經驗,但他知道這個時候的孩子會模仿身旁接觸到的人,對孩子將來會有很大的影響。

「會比他未來成為冷漠的人好嗎?」

然而他們大多數的爭吵經常建立在了解彼此的想法,卻無法認同之上。

「嗯,不錯,我是個冷漠的人。」

因此一旦有人開始用些情緒化的攻擊言語,一切就會開始無法收拾。

「好吧,對,所以你會把孩子交給機器人,而不是想方法讓我們或其他人輪著照顧他。」

「我想Hill還是Nick Fury會很樂意在我們出任務時幫忙照顧他。」

「Tony.」

「不要對我擺出那張臉。」

「我是在說…」就在這個時候,他感覺到有什麼在拉扯衣角,低頭看見一對圓溜溜的棕色眼睛「Peter?」

不知道什麼時候出現在房裡的小傢伙讓他們嚇了一跳,尷尬的瞄了眼對方然後向男孩露出僵硬的笑容。

「我畫了一張圖。」

用雙手遞出用各色蠟筆的塗鴉,Steve蹲下與孩子平視:

「你畫了什麼呢?」

「這個是你。」小手指向圖畫中一個拿著紅色星星圓盾,穿著藍色衣服的人「這個是Tony.」

毫不意外是裹著紅金兩色鋼鐵裝甲的樣子。

在說出『你畫的真棒』之前,Peter說起他們一起並肩作戰的樣子有多厲害、壞人又是多狼狽地被他們打跑。

「嘿,小朋友,你要吃點心的話要先把你的手洗乾淨。」端著餅乾一類食物的鷹眼從門外探頭「抱歉,打擾你們了嗎?」

「沒有,快去洗手吧。」

隊長揉了揉棕色的小腦袋。

「這個送你們。」

聽到有點心高興的把圖塞給Steve後就一溜煙的跑了出去。

「點心很多,你們要來也有得吃。」

「謝了,我想我們處理完事情就會過去。」

等Clint離開,Steve重新站起並將畫遞給了Tony.

「這是我看過畫最好的鋼鐵人了,真不愧是我兒子。」

「我們的兒子。」換上一如往常溫暖笑容的Steve看著Tony「我想我剛才的語氣…」

「沒、我只是、那個、我想我們倆是該多陪他一點,你知道他其實也才來不久,是需要有人陪著。」

看著Tony支支吾吾的同意剛才自己的觀點,Steve知道這是他獨有的道歉模式。

「很高興你這麼說,不過我們可以等會兒跟Peter討論。」

 

「你不知道他們兩個當時的表情笑得多甜膩。」

Clint的表情活像看到髒東西,不過對於家長恩愛對笑或是這個故事他早已習慣。

「還沒說到Peter你問他們可不可以喊『爹地』那才是真經典。」

黑寡婦嚼著爆米花。

「我們可以之後再說一次,在這之前可以先告訴我他們現在又是為什麼吵架嗎?」

兩名特工同時搖頭。

「一開始是為了您的升學規劃起爭執,接著Sir與Mr.Rogers便開始檢討上一次的任務行動過失。」

「謝謝你,J.」

「我的榮幸。」

嘆了口氣走向他的超級英雄父親們:

「爸、爹地?」

一看見是Peter都放下手中的武器並想開口解釋,但卻被兒子抬起的手制止。

「我要去讀城中高中(Midtown High School),那裡有我想讀的專門科目也離家不會太遠。」來回望向兩對眼睛「所以,我們可以來討論晚餐的事情嗎?」

 

Peter再一次解救世界免於內戰危機,可喜可賀。


评论(2)
热度(34)
©悠月迷失在蝙蝠洞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