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月迷失在蝙蝠洞

這裡是灣家的悠月(・∀・)
目前在DC家的知更鳥巢裡打滾,Marvel家則是躺在蛛網裡,歡迎拍打餵食(?)
比較常出沒噗浪:https://www.plurk.com/the_ice
歡迎留言或私信也歡迎到我的噗浪找我:)

<We are family>秘密

沒有人是沒有祕密的,也就是說每個人都會有一件不可告人的事情。

當然,偉大的Tony.Stark也有(而且還不只一個)。所以他當然能夠理解,有秘密無法告訴他人的窘迫以及時刻害怕祕密被揭穿。

然而,這並不代表他對兒子近期一些鬼祟的行徑不感到好奇。

 

一開始只是無意間發現有人竄改大廈的出入以及監視器畫面紀錄。

心想著怎麼會有這麼大膽的傢伙敢動他的東西,馬上動手讓Jarvis查清楚是來自於哪裡的攻擊。

還蠻有一套的。知道自己有可能會被反追蹤,所以小心的刪去了路徑。

他可是Tony.天才.Stark,沒過多久就找到了IP位置。

「自己人?J,為什麼你沒告訴我這件事?」

如果有人要更動這些,Jarvis絕對會先向他報告,除非那傢伙有在他之上的權限。

『與最高守則「保護大廈內人員」相衝突,先生。』

「竄改出入紀錄是為了保護我們?」

把腳擱在電腦桌上,雙手抱胸半躺在椅子上仰望天花板。

既然這條線追不下去,就從別的地方切入思考──能夠寫出覆蓋紀錄的人有哪些。

Banner博士跟Romanoff。

前者最近為了研究忙到睡實驗室,大概沒時間搞這些,他可以擔保;而那位性感美麗的前女間諜最近跟著隊長出任務,想必也沒有什麼閒工夫。

『Sir,蜘蛛人和犀牛人出現在地獄廚房。』

蜘蛛圖案在地圖上閃爍,另外一個視窗裡穿著紅藍色緊身衣的男子正在牆上攀爬閃躲飛來的水溝蓋。

「這次我一定要知道你的真面目。」

迅速穿上最新的鋼鐵裝甲後飛往交火區。

當他到達時,蜘蛛人已經把犀牛人的裝備拆光光,接著射出蜘蛛絲盪了出去還不忘拋下一句:

「不用謝,Stark先生。」

「死小鬼!就不要被我抓到!」

氣急敗壞的想追上去卻被記者攔下來訪問。

終於回到家時卻看到兒子躺在沙發上呼呼大睡,背包跟球鞋正好扔在走道上。

如果是隊長或是其他人,搖著頭彎腰把這些東西撿起來放到一邊,但Tony就只是踢了一腳背包讓它別擋自己的路。

「嗯?」

有什麼從背包裡露了出來,伸手想去拉出來看卻被喊住:

「爹地?你回來啦?」

「對,多虧那個蜘蛛小子,我現在才回來。」指了指地上四散的東西「在Steve看到前收拾好。」

「沒問題!」

身手矯健地翻過沙發,把背包跟球鞋抱在懷裡。

「對了Peter,你通常都這個時候回家嗎?」

現在還不到下午兩點,這個時候高中生不是該待在學校?

「呃、今天最後兩堂課的老師請假,我打算回家補個眠再去社團,今天有可能不回家吃飯,先這樣我回房間。」

像是腳底抹了油般溜回房間。

「Jarvis,幫我查查那些被修改過的紀錄,是不是大概都在這個時間點修改的?」

『您是說星期四的下午兩點十分?』

「沒錯。」

不出所料的結果,Tony思考著,但為什麼Peter要修改紀錄呢?

『需要我通知Rogers先生嗎?』

「不,還不用。」

倒要看看這小子想幹些什麼,摸了摸下巴後走回車庫。

 

再來是大廈裡的東西微妙的遭到破壞以及食物的快速消失。

「誰把冰箱門給撞凹了?」鷹眼摸了摸損壞的地方「這傢伙手勁還真大。」

當他打開冰箱又是另一聲慘嚎,他留著下午吃的小餡餅消失無蹤。

這還不是單一案例,Tony的甜甜圈、Natasha的俄羅斯燉菜甚至頭號嫌疑犯Thor的肉排大餐也不見了。

隊長在Banner博士開始懷疑其實是Hulk造成之前同意在冰箱附近裝監視器,不過在抓到犯人前他希望偷吃的人可以向他自首。

然而拍到的畫面只有一閃而過的黑影。

「總覺得在哪裡看過這個身影。」

Tony把畫面放慢速動重複撥放,身邊的Steve聽見他這麼說也開始回想是不是有這麼一號人物。

「我們試試看格放。」

當他按下按鍵的同時畫面開始閃爍,要張口咒罵前發現整棟大廈的電燈都依同個頻率在閃爍,最後熄滅。

急忙喊著要開啟預備電源,Steve拍拍他的肩膀:

「Tony.」

順著視線望向窗外,只有一個地方像是劃破夜空那般明亮。

「時代廣場。」

 

果不其然,那隻蜘蛛也在場,躺在某輛警車的車蓋上。

「嗨!我想我一個人可以解決,他是我的朋友。」

鋼鐵人與美國隊長先看向藍皮膚的怪人再對看了一眼,接著默契的一人去與敵人對質一人留下:

「小子,我不知道你到底基於什麼理由當『蜘蛛人』,但你得知道『英雄』可不是你蒙上面罩就可以當的。」

蜘蛛人低下頭像個做錯事的孩子喃喃著像是『我想幫上忙』之類的話。

「這裡還是交給專業的來。」

這場戰鬥沒有想像的難纏,因為電光人在最後一刻化為電漿逃走,我們的好鄰居也消失無蹤。

「他受了傷。跑不了太遠。」

重新闔上面具準備起飛,卻被隊長一手拉住:

「你知道什麼對吧?」

 

經過多年的相處,只有Steve能夠從很細微的地方察覺到他試圖隱瞞什麼。

也許是他也清楚怎麼也瞞不過所以根本沒打算瞞。

除了偷偷多吃甜甜圈以外,Tony其實很感謝有Steve能夠揭穿(分享)秘密。

噓、這件事也是秘密。

 

「所以你覺得蜘蛛人是Peter?」

脫下頭盔與正踏上『脫衣走道』的Tony並肩前行。

「合理的懷疑。」在半空中拉出他這些日子調查「先說我沒有放竊聽器或追蹤器在他身上。」

監視器與出入紀錄Peter也有能力修改,比起其他人他更有時間,修改的理由則是不想讓我們知道蜘蛛人的出現時間他消失。

「那他怎麼能讓Jarvis不告訴你?」

抬頭望了望某個方向:

「他一定用了『我是為了保護他們』之類的話唬弄Jarvis.」

『那不是唬弄,Peter少爺非常認真。』

感謝管家的證實後,點開他們出門前研究的影片,接著把蜘蛛人的動作對比相似度。

「73.54%這只能代表很像。」

「噢嗯。」搖了搖食指「你別這麼早下定論,隊長。」

加入了更多蜘蛛人的影片,看到相似度不停地上攀到97.39%。

Tony得意的露出笑容並推開兒子房間的門。

蛛網花紋紅靴子、紅手套以及蜘蛛圖案的紅藍緊身衣如同路標一路往床上,Peter的手裡還緊抓著蜘蛛頭罩。

「他累壞了。」Steve把落在床邊的被子往上拉「我想我們明天有時間好好來場談話?」

「關於超級英雄的?」

「還有挖掘秘密的。」

「嘿,我只是剛好發現!」

「我也累壞了,明天再說吧。」

輕輕的關上門。


评论(1)
热度(29)
©悠月迷失在蝙蝠洞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