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月迷失在蝙蝠洞

這裡是灣家的悠月(・∀・)
目前在DC家的知更鳥巢裡打滾,Marvel家則是躺在蛛網裡,歡迎拍打餵食(?)
比較常出沒噗浪:https://www.plurk.com/the_ice
歡迎留言或私信也歡迎到我的噗浪找我:)

The other side of the wall 04

*The Man from U.N.C.L.E.

*Illya/Solo

*現代公寓AU

01 02  03 

Solo是在未開放的畫廊裡收到『中間人』的簡訊。
他被要求將上個月在西班牙得手的雕塑給洗出去。老實說雕塑類不是他的拿手,所以將計就計的連帶一些西班牙仿品一起展出。
地點是雀兒喜區,離熱鬧廣場有一段距離的小公寓一樓店面,被重新改裝過專門租給剛出社會、沒名氣也沒什麼錢的藝術家展出作品。

這對不想太引人矚目,又能讓『真正的』賣家放鬆的他們來說,是個不可多得的好地方。
而且房東是個熱愛藝術的大美女。
「Solo先生,我剛才聯絡認識的裝修師,他說明天會到。」踩著大紅色跟鞋的金髮女子走向他「大概下午兩點到三點左右,您方便嗎?」

「當然,我可能會去新開的海鮮餐廳,不知道有沒有這個榮幸邀請你一起共度?」
「噢,我剛好有計畫想去,聽說他們的龍蝦料理非常美味。」
有些吃驚的眨眨湖水藍的眼睛,耳尖微微發紅的跟他約了明日中午。

獨自在小畫廊裡走了一圈,把微涼的咖啡一口飲盡才離開。
石板街道兩旁有一眼就能看出是觀光客的男女,抓著相機四處猛拍,也有在腳尖前方放著錢盒的街頭表演者,更別提裝飾前衛的餐廳與精品店。
這是現代藝術的匯集地。

如果是以前的他,會非常開心能夠在這裡有個畫廊,或許還能遇到相同品味的藝術家。
但這就只是『如果』。
搖搖腦袋把天真的想法甩開,習慣性的轉乘電車與計程車回到公寓。
走進大門前低頭看手腕上的錶,很好,已經遲到十分鐘以上了,等著七樓的母老虎生吞活剝吧。

 

 沒想到會在電梯口看見兩手提著大包塑膠袋的俄羅斯鄰居。

 

一開始他當然有懷疑這傢伙是不是被派來把『無名女郎』追回去,但在經過第一次接觸後Solo給他27%的可能性。
一個感覺隨時會動怒,又不善與人交流的大塊頭怎麼可能會是要來抓他的特務。
想到這裡忍不住在心裡嘲笑俄羅斯人的愚蠢。
為了展現美國友好的一面,他仍然向Illya打招呼並嘗試搭話。
無法持續對話讓Solo有些挫敗,而電梯異常的下降速度明顯讓身旁的大個子感到焦躁。
正想自嘲話題太無趣時,電梯終於到了一樓。
果然是八樓的小鬼帶女朋友回來,這不是第一次。
但對於Illya來說是個衝擊。
看他傻站在門口,只好出聲喊了喊。


想必在七樓的『表現』又能讓他露出傻呼呼的表情。
「什麼東西這麼好笑,分享一下?」
穿著鬆垮睡衣,順了順散髮,美女遞給還躺在床上的男人一個文件夾。
「我的新鄰居是個有趣的人。」
「是嗎?我以為他是跟上你的條子。」
「他?可能性不高。」得意的眨眼「相信我。」
「我就是相信你才找你來的。」
修長的手指拿出裡面的照片,兩人開始討論新任務。

-----

進度緩慢,我要讓他們談戀愛啊!!!

评论
热度(2)
©悠月迷失在蝙蝠洞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