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月迷失在蝙蝠洞

這裡是灣家的悠月(・∀・)
目前在DC家的知更鳥巢裡打滾,Marvel家則是躺在蛛網裡,歡迎拍打餵食(?)
比較常出沒噗浪:https://www.plurk.com/the_ice
歡迎留言或私信也歡迎到我的噗浪找我:)

The other side of the wall 06 (印量調查)

*The Man fromU.N.C.L.E.

*Illya/Solo

*現代公寓AU

當 Illya說出自己的職業是建築師時, Solo搖紅酒的手停了下來。

也不是不相信,但眼前這個俄國人的身材,怎麼樣都會讓人聯想到警察、保鑣之類的職業。

「我可以給你名片。」

看出 Solo的質疑,他這麼回答。

「不、不用了,沒關係。」阻止對方在身上的口袋四處摸索「倒是你不來杯嗎?」

只見 Illya猶豫了一會兒,最終拿起酒杯:

「這是我在紐約第一次喝酒。」

「哦、真是我的榮幸。」

服務生將紅銅色的酒緩緩注入玻璃杯,接著告訴他們今天客人較多所以上菜速度會比較慢一些,請他們見諒。

Solo馬上表明自己下午沒有預定可以慢慢享受午餐:

「如果是一直妳服務的話,那可算是我們賺到了。」

看上去才出來工作沒多久,不曾被客人稱讚過的年輕女孩羞紅了臉感謝後,快步回廚房後台。

Illya明顯的不習慣公然調情發生在面前,目光不知道往哪裡放才好。

『可愛』這個難以形容高大男人的詞越來越適合 Illya,再一次忍不住笑意。

對方一臉不解的皺起眉問怎麼了, Solo馬上轉移話題提起自己雖然是在藝術工作室當公關,卻負責一堆雜事。

「我以為你是專門接洽藝術品的?」

「要是這樣我就輕鬆多了。」向後靠上椅背「欠了點人情債,很多事情都是不得不做。」

或許是這句話又或許是眼神流露出 Illya再熟悉不過的無奈,對Solo的懷疑與警戒少了許多。

「我懂那種感覺。」

Solo也嗅到同類人的哀戚。

「意外的我們很像呢。」舉起杯「敬我們?」

「敬我們。」

輕輕碰杯發出清脆的聲響。

紅酒帶著甜味的酸感覺就是 Solo的品味。Illya 想。

從簡單的開胃菜、到新鮮龍蝦的主菜 (那讓Illya 回想起小時候父親帶著全家去的海鮮餐廳 )、甚至最後的點心上桌,他們沒有放過任何一個能夠聊天的空隙。

也許是趁著微醺的酒性,他們就像多年不見的好友大聊特聊,還一起為無聊的笑話笑出聲。

雖然有為了某個穿著不同名牌衣服的女士,在品味上起了點「那兩個牌子搭不起來」、「混搭也很有型」小小爭執,但大體來說還是開心愉快的一次午餐經驗。


「很高興能跟你一起共進午餐。」

「我也是。」

握住對方的手準備道別時,才想起本來一起午餐的目的。

「「關於展覽」」

被異口同聲嚇愣一起看著對方眨眼,又同時笑了。

Solo逮住先開口的機會掏出一枝筆並拉過 Illya的手,在手背上飛快的寫下一串數字:

「要找我可以打這支電話、噢別擔心,這是水性的。」

老派的搭訕方式,明明可以用手機儲存號碼,現在女人都喜歡這一類嗎?手背上舞動的字跡顯露出自信與欣喜:

「我努力不讓它在輸進手機前糊了。」

「感謝你的努力。」將筆收回口袋「我還有其他事,先往這邊走了。」

 

轉進街角後,馬上拿出手機打給本來約房東小姐,再次道歉以外還約了下一次的午餐。

「不,那一家不怎麼好吃,我們約別間餐廳。」

這是個赤裸裸的謊言,他們的餐點非常的美味。尤其是甜點,絕對會讓嗜甜食的女性瘋狂。

就只是個連自己都不清楚的小心眼,總覺得不會有任何人能夠讓他有這麼愉快的經驗,不想讓其他人破壞。

「我這是怎麼了。」

盯著結束通話的手機螢幕,他不該被情緒影響,應該拉攏房東讓她對展覽品的事情睜一眼閉一眼。

說服自己接近俄國男人是要確定對方是否威脅到組織。

叮咚。簡訊聲。

『你好,Solo先生,這是我的電話號碼。K.I.』

難道就沒想過他可能給出錯誤號碼的可能性?世界上還真有這種耿直到如此不可思議的人。

猶豫好一會兒才決定不回覆『噢,先生您可能寄錯人,有興趣互相認識嗎?』這類惡作劇簡訊。

『很高興你不是先洗手才決定寄簡訊給我。N.S.』


----

因為要在CWT41出刊,就先更新到這裡。

這邊最近有辦PAYPAL所以看來國外通販是可行的,但我完全不熟悉怎麼操作(蠢人)

如果有興趣也歡迎填寫印量調查表

评论
©悠月迷失在蝙蝠洞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