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月迷失在蝙蝠洞

這裡是灣家的悠月(・∀・)
目前在DC家的知更鳥巢裡打滾,Marvel家則是躺在蛛網裡,歡迎拍打餵食(?)
比較常出沒噗浪:https://www.plurk.com/the_ice
歡迎留言或私信也歡迎到我的噗浪找我:)

I need you.

*Superbat

*距離台灣上映BvS還有9天

*題目來自 23 监狱里,被镣铐禁锢的法师与好奇的新国王


燭火搖曳,Clark小心翼翼地持著燭台、小心翼翼地往階梯下走、小心翼翼地呼吸。
他其實沒必要如此的『小心翼翼』,他已經是這個國家的國王,最權威的存在不需要提防任何人。
但他總忘記這一點,還留著以前在農村的習慣,背著雇主偷偷留一點麵包給年紀小的孩子般的小心警慎。
被亂竄的老鼠嚇了兩三次,終於來到地窖的底部。
不禁想起以前也曾在毒打一頓後,被關在濕冷且不見天日的地下室,吞了一口口水繼續前進。
最裡面的鐵欄後傳來金屬碰撞的聲音。一定是那位傳說中的魔法師。從小時開始Clark就聽過那位魔法師的故事,總是蒙著上半邊臉的斗篷、上知天文下知地理、能夠呼風喚雨的懲制惡人。
上一任的國王曾經想要尋求他的幫助攻打敵國,魔法師以『我的魔法不是用在那種地方』拒絕。
老國王生氣地找上黑巫師,用詛咒將魔法師禁錮在地窖,也因為詛咒的反噬作用讓老國王的身體一天比一天虛弱。
沒有一子半女的老國王,最後找上當初因為懷了孩子被趕出皇宮的女僕--也就是
Clark的母親,沒想到她已經去世多年獨留Clark一人在農村做粗活。將燭台高舉企圖看清鐵欄對面,卻意外驚醒了倒掛在天花板休息的蝙蝠們,振翅聲迎面而來,Clark被嚇得抱頭蹲下。
「哼,那傢伙終於死了。」
低沉暗啞的嗓音使他抬起頭,如故事中只看得見下半張臉的男人嘴角一邊上揚。
重新直起身子想要開口說些什麼,發現自己根本不知道要怎麼開頭又闔上嘴。
「你也是想要我幫你攻打其他國家的話就滾回去。」
「我不--」眼看對方就要轉身潛進黑暗急忙喊出聲「我根本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
也不管對方是否想聽,新國王一股腦地將這些日子的不安傾倒而出。
從被帶回皇宮開始的欣喜、登上王位的緊張、四周人們的輕視與惡意,沒有任何一個人能與他分享也沒有一個人站在他的身旁。
「這就是你想說的嗎?」魔法師的聲音比此時的地窖還要冰冷「你不適合當國王,把王位給隨便什麼誰然後逃難去吧。」
「不是的、我不是要放棄,我想改變這個國家。」
「憑你?」
搖搖頭,如同海洋般湛藍的雙眼直視鐵欄另一邊的男人:
「我希望能借用你的智慧來化解戰爭。」
魔法師愣了一下,他沒想過新上任的國王如此的天真。
「對了,我叫做Clark,你呢?」
雖然聽過許多魔法師的故事,但故事中從未提及他的名字。新國王向魔法師伸出手。「你遲早有一天會被自己的天真害死。」
魔法師佈滿傷痕的手回握。一瞬間地窖吹起強風,四周的燭台被點亮,而在兩人之間的鐵欄風化成了細灰。
眼前不再是穿著黑色裝束、被詛咒嚇人的魔法師,英俊的黑髮男子眨了眨藍眼睛,對Clark露出不懷好意的笑容,單膝跪下:
「魔法師Bruce Wayne在此聽令國王的差遣。」

----

一個不小心就變長了,接下來會繼續倒數:)

评论
热度(21)
©悠月迷失在蝙蝠洞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