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月迷失在蝙蝠洞

這裡是灣家的悠月(・∀・)
目前在DC家的知更鳥巢裡打滾,Marvel家則是躺在蛛網裡,歡迎拍打餵食(?)
比較常出沒噗浪:https://www.plurk.com/the_ice
歡迎留言或私信也歡迎到我的噗浪找我:)

Like father like son

*有美國隊長3:內戰相關劇情

*Stony

*BIO3無料

他們會讓自己的實驗室爆炸。

當難以忽視的爆炸聲從實驗室傳來,連忙抄起盾牌往樓下狂奔,拍打實驗室入口的開門按鈕,黑煙從敞開的門裡蔓延而出。

「Tony!你在裡面嗎?」依稀能聽見裡面傳出微小的嗚咽聲「Friday,想點辦法。」

AI管家啟動了天花板上的抽風機,黑煙快速地散去後看見平躺在地板上閉著眼睛的科學家,以及在一旁拿著滅火器的機械手臂。

「Tony、你沒事吧!」

慌張的半跪下來伸出手想確認對方呼吸心跳,沒想到就在要碰上Tony的胸口前,那雙榛果色的眼睛忽然睜了開來:

「我就知道是那個步驟出了問題,絕對是。」

「別嚇人好嗎!」沒好氣地扯了扯嘴角「以前Howard也會把軍營裡的實驗室搞成這樣。」

想起頂著爆炸頭的Howard有好幾天被Bucky各種冷嘲熱諷,就在他沉浸在回憶裡自顧自地傻笑起來時,一隻手跩住他的前領使他重心不穩差點整個人壓在Tony身上,幸好及時反應過來用單手撐住地板。

「嘿,你在想我以外的傢伙嗎?」

不得不說現在的姿勢加上過於性感的語氣,讓Steve嚥了口口水。

但Tony就連這時候都讓他砰然心跳。

「呃、也沒有誰。」

Steve知道如果老實說出關於Howard的事情一定會讓Tony不開心,又不太想說話只能含糊回應。然而才經過實驗失敗的Tony似乎不能接受,揚起脖子將臉又靠得更近,能聞到Steve身上的淡淡香皂味:

「真的?美國隊長可不能說謊喔。」

粉紅色爬上美國大兵的臉頰,水藍帶點綠色的眼睛窘迫的不知道該看哪裡好,只能往旁邊毀壞的實驗台看:

「我沒--Tony你該不會又在做之前我們說好不能的實驗?」

嘖嘖,被發現了。Tony發現「色誘術」無法使用太多次,Steve可不是好騙的傻子。

「啊啊啊,我好臭,我要去洗澡了,Faiday幫我處理實驗室。」打算從另外一邊離開,卻被Steve的另外一隻手擋住「Tony?」

「嗯?」

「你要裝傻嗎?」

「裝傻什麼?」

接著一陣天旋地轉,Steve直接把Tony從地上抱起扛到肩上:

「我們可以一起洗澡,然後你會告訴我到底發生什麼事。」

「等等、STEVE?!」

Tony的驚叫被浴室門關上了。

他們都喜歡新穎的派對。

一場Stark式的派對總是穿梭著沒有見過的名流,以及會讓人張大嘴巴的排場。一開始Steve光是踏進來就頭暈目眩,不過現在已經多少熟悉了。

如果Howard辦起配對也會是這個樣子,真不敢想像當年的勝利派對會是怎麼樣的盛況,有點可惜自己沒有親眼見證會被加入歷史性的一刻。

他喝了一口香檳,環顧四周沒看到派對的主人,覺得自己被時不時投來的目光而感到不自在。

突然,整個派對會場一片漆黑,群眾發出騷動而Steve也提高警戒,生怕是不知名敵人要準備攻擊。

「看上面!」

有人這麼喊著,天花板忽然亮起一點一點的光芒,投影出的星光越來越明亮,接著數顆星星拉出長長的尾巴劃過頭頂。

正當大家還在專心的仰頭看著美麗的驚喜時,Tony的聲音從麥克風傳來:

「你們知道不小心錯過一次流星雨約會,會得到某人多長時間的沮喪表情嗎?」

回頭看去,站在台上的Stark先生一臉無辜。

但Tony的浪漫讓他找不到語言形容。

清了清喉嚨,他假裝自己沒看見Steve繼續說著:

「但是我聰明的我重現了錯過的流星雨,別告訴他我為了這個熬了兩三天的夜。」台下賓客發出的笑聲讓他很滿意「那麼就不打擾各位,提醒一下明天有新產品發表會。」

他在掌聲中走向堆滿溫暖笑容的Steve:

「您覺得如何,Boss?」

「所以這是發表會前的表演嗎?」

「總是要測試一下。」眨了眨眼,凝視Steve的臉數秒「嗯,看上去我不用再面對喪氣臉了。」

下意識的摸摸自己臉頰:

「我有很明顯嗎?」

「沒有,但你讓我想到新的投影方法,這不是很好嗎?」搖動手中的威士忌加冰「噢噢,我好像快超過額度了。」

他們對於Tony的飲酒規範有共識,不過今天Steve看上去心情不錯,答應多讓他喝幾杯。

然而Steve沒想到這是個陷阱,在兩杯過後很明顯的看到Tony已經微醺,步伐有些不穩。

「Tony?」

「我覺得你的眼裡有星星。」

吐息裡滿滿酒氣,Steve將他拉著以防摔倒:

「星星在天上,我們回去吧?」

「不,星星就在這裡。」

用力戳了戳Steve的胸膛,而正直的美國隊長努力的忍住不吻這張醉醺醺,但笑得十分可愛的傻臉。

他們不擅長和好。

今天實在太過疲憊,才沾到床很快就進入夢鄉。

沒想到夢見以前的事情,Howard偷偷摸摸的從他房門探頭問他有沒有空,沒想到是跟Peggy吵架,卻不知道怎麼和好。

想來找Steve尋求意見,他忘了自己當初怎麼回答,但是這次在夢中他說:

「寫封信吧。」

沒有聽見夢中的Howard回答什麼,但手機鈴聲使他立刻驚醒,恍惚的一瞬間還找不到手機被放哪裡,直到接起手機聽見另外一頭的聲音才真正清醒。

「早安,還是你在要說晚安的地方?」

早已開始想念的聲音就在耳邊。

「晚安。」想起自己信中要對方如果發生什麼事要打給他「出什麼事了嗎?」

猶豫含糊聲傳了過來:

「沒、就只是,呃…」

但他愛著Tony,不管發生什麼事總會和好。

「我會聽的,不管你想講什麼。」

或許是Steve的聲音太過溫柔,又或許是Tony也很想念Steve,本來支支吾吾的人開始講起所有身邊發生的事。

「對了,皇后區的那小子很厲害。」

「他可是我的秘密武器,是個聰明的傢伙。」

精巧的繞過關於會透露Peter真實身分的資訊。

「不知道怎麼的很像你。」

多話又很精明,Steve覺得像在跟年輕許多的Tony對話。

「是嗎,我倒覺得他像你。」

對於自由與正義有熱忱,想保護他人的英雄,Tony自己也想成為的那種英雄。

「那會是個很棒的復仇者呢。」

「所以…復仇者聯盟…。」

「會繼續,而我也會在你身邊。」

「我知道了,早點帶他們回來啊。」

將來某一天Steve會帶著笑容給在總(家)部(裡)等待的Tony一個溫暖而甜蜜的擁抱。

兩人如此深信著。

Free Talk:

又、又是個大爆肝的無料,日安,我是悠月。

看著大家被電影虐成碎片,我就來灑灑糖把大家愛Stony的心黏回來。

這大概是我近期最甜膩的的一篇文了,還請多多指教。

一起期待之後M家的其他電影作品吧:)

悠月寫於好想睡覺的半夜


评论
热度(17)
©悠月迷失在蝙蝠洞
Powered by LOFTER